亦安画廊 | 香港水墨艺博2017 精选艺术家:谭军 宽云 廖明明

12-16 08:28 亦安画廊 首页 亦安画廊


谭军


1973 年生,湖南湘潭人

2005 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碩士學位。

現居北京,藝術家


“安静的事物总给人一种永恒感,不受时间打扰,自顾自地存在,自然而然地存在。无论哪种主体、无论怎样的姿态,都可以被凝固,抹去时间流动的痕迹。” 


物候记》(Phenophase.63),  collage on canvas, 48x48cm, 2017 


“安静,几乎是所有事物的状态和属性之一,它存在于所有事物当中,正如不安的存在方式。为了抵抗不安,我描绘它的对立物;为了抵抗各种不安,我也必须描绘各种具体的安宁;为了描绘具体的安宁,我不得不敏感地去探知那些可能让我不安的事物。生命就是这样的一场挣扎。

你越是具体,它就越是普遍。我捕捉和描绘出越是真实具体的安宁,它便会越是永恒和普遍,能帮助我抵抗存在的种种不安,让我行过生命之地。”


隐语》(Silent Words.15),  collage on canvas , 120x200cm,  2017


《薄物志》(Slight Object.31),mixed media on paper, 75x48cm, 2015 



宽云


在近期的水墨裡,寬雲通過反覆運用非傳統-尤其西畫的技術,為水墨繪畫創造了一條新的道路—我們或許可以理解他在與21世紀所謂當代水墨的起落進行抗爭,但他更單純地在實踐屬於自己的表現可能性。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他並不是簡單地掠奪藝術史上的風格或知識參考,而是尋求理解、吸收,例如他對培根輪廓線條的琢磨,以及梵谷解決顏色與空間的方法。無論媒材,寬雲的作品是繪畫與藝術家的手,頭腦和身體之間親密的物理關係的典範。這些結果遠不是無味或無靈感的,卻是非常抒情且美麗的作品,如同他創作時聽著古典音樂而畫到(他自述為)走神,最後,這些作品不再需要寬雲手中充滿激動的情感來表現其隨心所致的關係,而是落到更純粹的人與繪畫之間的這種關係:從手指浸入油漆,到畫筆與毛筆,引導著畫家把他的媒介作為跨越自身存在的進化。

-黃亞紀


宽云《天鹅》(Swan),  Acryl, ink on Xuan paper, 2017 


“画画的过程充满偶然性和必然性,画家就是在这个夹缝之中抓住那一丁点机会,但非常渺茫,所以,必须每天工作,将自己作为一个被世人抛弃的,甚至是被自己抛弃的四类分子一般,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事。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吧。”

                                                                            宽云


宽云《遇见》(Encounter),  Acryl, ink on Xuan paper, 35 x 35cm, 2017 


宽云《画个鸟》(Draw birds),  Acryl, ink on Xuan paper, 35 x 35cm, 2017 



廖明明 


艺术家、策展人。生于安徽,毕业于山东大学,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作为一位80后年轻艺术家,廖明明既具古代文人情怀,又不失现代诙谐幽默。他的绘画作品以减入笔,注重趣味性笔墨,减弱了传统绘画中的繁复堆积和塑造物像的程序。很难将廖明明的画直接定义为传统或当代艺术。他基于传统绘画,作品中的禅意和拙趣与之相连。而他又将油画色彩置于水墨画中,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将色彩、笔触乃至内容加以“变形”与创新,最后显现出一派介于两者而又自然生成的风格。


廖明明《眼前》(Beside),纸本水墨,蛤粉,珍珠粉,208x178cm,2017


廖明明自成一派、独辟蹊径的绘画风格,是他在画到一定成熟的时期对自己的一种反思。如同齐白石提出的“似像非像”,这种半熟半生的状态就像回归的一个过程。他希望能把内心真实的东西通过绘画呈献给观众。


《独山高怀1》, 纸本水墨,43×44cm, 2016


廖明明《消退》(Fade),365x146cm,纸本水墨,2016



展位:C16


2017年12月15日  12月17日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展览厅5B

December 15 – December 17, 2017 

Hong Kong Convention and Exhibition Centre Hall 5B


VIP预展时间:

12月14日16:00 - 21:00


公众开放时间:

12月15、16日 11:00 - 19:00, 

12月17日11:00 - 18:00




首页 - 亦安画廊 的更多文章: